大学校花讲述自己出卖肉体的性爱经历

 
63.3K

大学校花讲述自己出卖肉体的性爱经历

这段离校前的时光,对于没有任何去处的她,是难熬的时光。她给记者打电话的时候哭得说不出话来,

文慧有一种想一吐为快的冲动,总是大段大段地发过来她的故事,因此我插嘴的机会并不多。但是,她的条理非常清楚,字里行间不难看出她的天资聪颖。这也给我写稿提供了很大的便利,我根本不需要费力去组织,基本上只是把她说的话串联在一起,因此尽量保持了叙述的真实。

“我觉得他侮辱了我”

我出生在吉林农村,家里很穷,我父母都是很好很诚实的人,母亲很多年没有穿过新衣服,父亲不抽烟不喝酒也不赌博,他们只是没有谋生技能而已,所以,我不管走到什么样的境地,都觉得没有任何怪罪他们的理由。换句话说,我是咎由自取。

从小我就比别人长得好看,我有北方农村少见的白皮肤,父母因此很疼惜我,很少让我干家务活。我在村里上小学,在镇上上初中,在县城里上高中,我的外号就从“村花”变成“镇花”再变成“县花”。

高一的时候,我自编的独舞在学校汇演中得了一等奖,要代表学校去参加县里的一次关于“致富先进个人”的表彰大会。那次表演很成功,让我平生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荣耀。表演完了之后,县里的一个秘书给我一个红包 ,说这是奖励表演者的,是吴厂长赞助的。

里面有100元。我当时激动得心都要跳出来了,长到17岁,我的手里从来没有过那么多属于自己的钱。

在餐馆吃饭的时候我见到了吴厂长,大概35岁左右,偏矮偏瘦,也知道他是我们市里的致富能手,他办养鸡场起家,现在手里有食品厂和一个运输公司,反正对于我来说,简直就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大富翁 。当时我们没什么 交谈。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