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不是等待大风大雨过去 ... 而 是学习如何在雨中漫舞!

 
63.3K

 

 

生命不是等待大风大雨过去 ... 而 是学习如何在雨中漫舞!

四十七年 前,因缴不出保证金,陈树菊母亲在医院难产过世;
自己走过 贫穷的痛,她希望没有人会再尝到,这是她捐款助人的初衷,也是她四十八年来卖菜的最大动力。

十三岁前,我无忧无虑。虽然穷,虽然爸妈有时会吵架,但我没什么需要烦恼的事。
白天上学 读书,放学后帮忙做家事,扫地、洗碗,其他时间忙着玩。
我们生活 在妈妈一手照拂的环境中,没什么好担心的。
当时,眼 看着生活就要好转。台东的中央市场终于要落成了,爸妈有机会在中央市场里租一个摊位, 从此不用在路边和临时菜市场中忍受风吹、日晒、雨淋之苦。

七月一 日,台东中央市场落成。要抽籤分配摊位时,妈妈挺着即将临盆的大肚子去抽籤,都说孕妇 手气特别好,果然给她抽到上上籤,抽中了靠市场入口处第一个摊位。
这个好消息,让全家人高兴了好几天。
摊位后来 取名为「员金蔬菜」,取爸爸名字「陈金水」中的「金」字,大概也是希望从金钱源源不 断,滚滚而来吧!
想不到, 妈妈在自己亲手抽到的好摊位上只招唿了半个月。
七月二十一日 ,她就离 开了。

我时常 想,当初妈妈会抽到这个好摊位,可能是她要先让我们有饭吃,才好安心地离开这个世界, 离开我们。
  
贫穷,夺走 妈妈的性命
我的 世界,在妈妈过世那一天就全都变了。
事情 发生得太快、太令人惊愕、太令人难过与措手不及,许多当天以及后来办丧事的细节,即使 连我都记不清楚,大人也不愿意再谈起这件伤心事。
后来 我才逐渐拼凑出整件事情:因为妈妈的生产期比预产期晚了很多天,小孩子很大,往上冲, 所以一直生不下来。
那天 妈妈送到医院后,医院判定是难产,需要动剖腹手术,将过大的胎儿拿出来。这时医院要求 爸爸必须先缴付五千元的保证金,才能动刀。
四十 七年前的五千元可是一大笔钱!尤其是对我们这样的人家,哪来的五千元?
不管 爸爸如何再三向医院哀求,甚至于跪下来也没用。
没有 保证金,医院就不肯动刀。

爸爸 只好到处想办法,联络亲友借钱。人在西螺的阿嬷知道了此事,也赶快从西螺赶来。
在阿 嬷从西螺急急赶来的这段时间,爸爸又四处奔波,到处找朋友和所有能想得到的地方借钱。 好不容易等他凑到了五千元,跑回医院时,妈妈已经撑不住而往生了。
阿嬷 紧接着赶到医院,但她也没见着妈妈的最后一面。
我们 全都没有见到妈妈的最后一面。

小时 候,我不懂得责怪医院忍心见死不救,只是怨自己家里穷,拿不出保证金,才会造成妈妈和 未出世的弟弟「一尸两命」的悲惨命运。
但我 的心里,对医院和医生视钱如命,居然能狠心地坐视难产的孕妇辗转反侧,让她在那里孤单 而痛苦地死去,产生强烈的排斥心理。
我心 想,原来,如果付不起医院的保证金,人只是会被放到死而已。

他们 明明有能力施援手,却因为病人缴不起保证金,而选择袖手旁观,甚至连暂施援手也不肯, 就这么眼睁睁地坐视一个家庭陷入悲剧,六个孩子失去母亲,却依然无动于衷。
这是 什么样的冷血医院?什么样的无情医生?

多年 后,健保局的人希望我能帮全民健保拍公益广告。
本来 我一向最排斥上镜头,总是避之唯恐不及,但想起妈妈,我还是答应了。
我衷 心期盼并真诚希望,曾经发生在我妈妈及我家人身上的惨剧,再也不会发生在任何身上。
为 此,我要尽最大的力量。

当念 到第一句旁白:「有钱人不知 无钱人的苦」 时,我的喉咙干涩、眼眶热 …,那 瞬间,所有以为已经忘记的画面全都回来了…。
我彷 彿又回到了那条木板路,看到在暗淡的光线中,那个瘦小的人影蹲在地上,肩背一上一下起 伏着 …,耳 边似乎又响起爸爸和阿嬷压抑而嘶哑的伤心哭声。
  
做人,比读 书更加重要
从我 一踏进医院,远远地看见阿嬷在哭,我就知道,自己责任重大。
在那 一剎那,我的童年结束了。六月才从小学毕业,七月间我就成了大人,要充当五个孩子的 妈,照顾他们和爸爸。只是,本来我还以为国小毕业后,可以继续升学念初中。
但爸 爸却对我说:「你不能去念书,你要出来帮忙做生意。」
我点 点头。我知道他手忙脚乱,需要帮手。从此,我就再也没去上学了。

不能 去上学,会不会有遗憾?当时确实有一点。
但后 来我发现,不懂做人的 道理,书念再多也没用;而 如果懂道理,其实念不念书都无所谓,从此放下心结。

十三 岁没有妈妈了,责任重大,有五个兄弟妹要养,还有爸爸要照顾。
以前 卖菜靠妈妈,妈妈一下子就走了,也没来得及教我什么。
一踏 进了中央市场,我成了年纪最小的菜贩,是一个正式的生意人了,而不是什么学徒。
简单 地说,我成了附近摊贩的竞争者。
如果 我的生意好起来,自然会影响到他们的生意。
这时 候,没有人会想教我做生意,我只有自己教自己。

因此,我 学做生意,几乎都是靠自己用眼睛去看、去学、去摸索,看人家的蔬菜如何绑、排、放,观 察左右摊贩如何做生意,如何和客人互动、应对,并把生意做成。

养家,一年 只休息一天
妈妈的 死,让我体会到一件事:人最穷能有多穷?没钱看病就是穷。
后来一连 串的事情,更证明了这一点。
我真正下 定决心要赚钱,最在三弟生病走了以后。再次经歷家人因没钱看病致死的惨剧,我从心里觉 得,钱真是好东西,有钱才能有命啊!
我们家已 经有两个人因为没钱看病而死了,我一定要多赚钱,赚大钱,才能够保护家人和这个家。

我第一个 想法,就是延长摆摊的时间。我的想法很简单:开得越久、赚得越多。
本来下午 五、六点就收摊。我开始一点点延长营业时间,八点、九点、十点 …,最后在 市场里面做到凌晨一、两点才收摊。
那段时间 中,姑姑忽然将阿嬷接走,我不但要忙生意,中间还要回家洗衣、烧饭、顾小孩,待全家人 的晚饭弄好后,再赶回市场摊位。

本来我睡 眠就少,现在变得更少,几乎没有躺下来睡觉。但在那时,只要能赚到钱,我什么都可以忍 下来,何况只是累一点、辛苦一点。
算起来, 我的菜摊一天几乎营业二十四小时,可以算是台东最早的7-Eleven,晚上走 过中央市场,一片黑暗中,只有我的摊位上亮着灯。
而且一年 之中,我只休大年初一这一天。

为了这个 家,为了父兄弟妹,我认为,多付出一点,我责无旁贷、心甘情愿。每天工作到很晚,回来 时大家已睡了。
自从走掉 一个弟弟后,我变得很容易担心。所以我每晚都会轮番检查一遍在家里睡觉的弟妹,看一 看,数一遍,就像牧羊人,每天晚上都会点点数,看看是不是所有的羊儿都回栏,所有的羊 儿都安好一样。

钱,要花在 有用的地方
除家用 钱之外,我从来没有拿过爸爸的零用钱。但我有年轻女孩子的苦恼:我需要购买一些私人用 品,但我完全没有自己的零用钱。
记忆 中,我在少女时从不曾买过新衣服,包括内衣在内。

我的内 衣是阿嬷拿米袋、麵粉袋改的。她将米袋拗过来、收边后,中间剪一个洞,然后两侧再剪两 个洞,让手可以伸出来,就成了我的内衣。
一直到 二十五、六岁,我都还在穿这种麵粉袋的内衣。
但兄弟 和妹妹的内衣,我都是用买的,只是大的穿完给小的穿,小的穿完给更小的穿。

那时年 轻,体力好,一天卖菜二十小时以上也不觉得累,反而是听到的人觉得很累。
当时的 心态是:反正有钱最好,一天能够多卖三、五百块,做到再晚也没关係,三天三夜不睡也没 关係。这种心态,我一直保持到现在。
我的钱 就是这样辛苦赚来的,所以也从不乱花,省吃俭用。每天晚上把本钱给爸爸以后,身上还有 剩钱,就是我的零用钱。
把钱存 到铁罐做的扑满里,心想:「啊!我今天多赚了五十元!」然后高兴得不得了。
今天五 十,明天五十,很快就多了一百、两百 …,我慢 慢地开始有了自己的私房钱。
但是, 我还是没拿去买漂亮的衣服或去吃好吃的美食,因为钱是我一块一块存下来的,我捨不得。
我想, 总有一天,碰到适当的机会,我会把这些钱拿出来,花在有用的地方,而不是乱花在没有用 的地方。

做生意,用 诚意和头脑
做生意 是我的兴趣,没有人逼我,要是没兴趣,我也不会在市场一待五十年。
正因为 我有兴趣,所以在做生意时,我会打起全副精神,就像在作秀一样卖力演出,拿出最好、最 漂亮的菜来给客人。这时我连身上的痠痛、疲劳,全都会忘记。
这就是 我做生意的「诚意」。

有一 次,我正在顾摊子时,一位穿着便服的年轻人走到我的摊子上,拿起了一把韭菜花,问我多 少钱。我报了价钱,他的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
他接着 再问我:「如果我买很多,你的本钱是多少?」

「买很 多?那是多少?」听他这么说,我一面打量他,一面在心里盘算。这个年轻人虽然穿着便 服,但无论从神情、仪表或气质来看,应该是军人,而军人出来买菜,而且要买大量的菜, 那一定就是採买。
卖菜很 累人,赚的是蝇头小利,要赚多,就要靠「量」来冲。于是,我很阿莎力地报了一个根本就 是本钱的价格。

他一 听,比刚才还惊讶,「唔!怎么差那么多?」
接着他 又问了几个报价,我也尽可能便宜报给他。他很快就决定:「那以后我向你订货。」
「好 啊!」
他马上 下了一大笔订单,其中包括各种蔬菜,几乎是我一个月的生意量。

后来, 我才知道,他是从绿岛来台东访价的阿兵哥。
因为我 的韭菜花报价,比他们绿岛本岛菜贩进的价格便宜了三分之二,这促使他决定立刻向我订 货。

后 来,这位阿兵哥都向我买菜。虽然他第一次向我订菜,我没赚什么钱。
但 是,这种钱不是赚一趟,而是要慢慢赚,细水长流。
他 觉得我的菜既漂亮又便宜,以后都固定向我订,而且订的量越来越大,种类也越来越多。慢 慢地,我的利润就出来了。

一 把韭菜花,结果后来替我带来一个月三、四百万的生意量。
一 把韭菜花带来兴隆的生意量,打开了我们的生意,不过也带来了挑战。
最 直接的挑战,就是来自同行。

绿 岛同行一看生意量锐减,打听之后,坐船来到台东。
一 找到我,就骂我抢他生意。虽然当时我很年轻,但从小就在市场做生意,早就看惯了生意竞 争。
我 不慌不忙地对他说:「我在台东,你在绿岛,我有坐船去绿岛抢你的生意吗?」
对 方大概没想到我会这样反击,一时说不出话来。
我 没理他,继续说:「他自己来买菜,你叫我不要卖,那我摆这个摊子要幹嘛!」
我 问他:「人家钱拿到我的面前,要给我赚,我如果不赚,那我不就是白痴了吗?」
我 讲的是事实。本来一副兴师问罪架式的他,顿时哑口无言。






相关阅读
   
真爱旅舍午夜视频聊天室 ,live173影音live秀-免费视讯 ,台湾辣妹视讯聊天室,live173影音视讯聊天室,台湾视频网站 ,大胆人体模特性爱视频 ,live137影音秀 ,免费视讯聊天室,免费真人秀聊天 ,嘟嘟成人网
月光论坛 ,绿色聊天室女主播 ,免费美女走私视频聊天 ,女人毛片 ,怎么下载毛片 ,全球成人 ,情色成人 ,成人免费聊天室 ,c字裤美女内衣秀视频 ,文爱聊天记录截图